renwu-wangjiangyou.jpg

杭州。

离西溪湿地不远的城西银泰城。

小码王将总部设在这样一座高档写字楼,与其全国30个校区的选址一样。

在在线教育火热发展的今天,小码王却另辟蹊径,从线下切入少儿编程市场跑通了自己的模式。

“当时切入线下是基于对市场发展阶段的判断,一个市场刚开始肯定是非刚需的,只有极少部分人能接受,所以需要市场教育,而市场教育直接的方式就是线下面对面的交流。”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这样解释自己的商业模式选择。


“新事物总是高端人群先接受”,以线下市场为切入口

相比于国外,少儿编程在中国是新鲜事物,2017年才迎来大量玩家入局,尚处于发展初期。

“一个新鲜事物的出现,总是高端人群先接受,然后才逐步扩展到中产阶级和普通大众;这不是歧视,是一个客观规律。”王江有的观点与美国传播学学者罗杰斯如出一辙。

罗杰斯《创新的扩散》一书中讲到新事物是逐渐被不同人群接受的,依次是创新者、早期采用者、早期跟进者、后期跟进者和滞后者。

王江有口中的高端人群指的正是这些早期接受新事物的人。

基于此,小码王将自己定位在满足高端用户的需求上。目前,小码王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等全国十多个重点城市开设了三十家旗舰校区。

王江有认为,目前,少儿编程还处在培养用户的阶段;全国都存在少儿编程的市场需求,既有应试的需求也有素质教育的需求,缺的只是市场教育和用户培养。

据了解,小码王会进入学校组织大量公益活动,如编程一小时等,告诉家长孩子应该学习编程。王江有自豪地告诉亿欧:“在杭州我们就进入了80所小学,给社团、老师做公益的培训,占到杭州小学数量的近五成。”

今年以来,不断有少儿编程企业入局,好未来、新东方等传统教育巨头也参与其中。王江有认为,巨头的入局对于行业是有利的,因为巨头有品牌背书,会进行市场教育,这样也推动着行业的发展。

线上还是线下、一对一还是小班课,随着玩家增多,模式的争论自然就会出现。“这是因为大家对于少儿编程的理解不一样,面对一个新兴市场,需要大家去多尝试。”王江有坦言。

从线下到线上,“以用户的需求为重”

当然,王江有对于小码王的模式充满了自信。

一直以来,小码王面向7-16岁的青少年,采用线下小班(10人)的方式进行教学,完课率达到98%,续费率达到90%。从2016年6月第一家校区开业算起,小码王用两年的时间,已经拥有超万名学生。而就在今年5月,小码王推出了自己的在线业务品牌“小码世界”。

小码王线下课堂

从线下的快速扩张到布局线上,小码王考虑的是“用户的需求”。

“布局在线业务是因为客户的驱动,小码王的影响力做出去了,不断有新客户出现,有一些客户受到地理空间的限制,需要线上的课程。”

但是王江有认为:“线上的教学难度要比线下难很多,因为线上没有真实场景,老师的驾驭难度很高,需要有丰富的经验,所以小码世界线上课程的老师都是小码王线下优秀的老师,他们知道在哪些环节学生会出现什么问题,这就减少了很多无效的沟通和试错。”

接下来,小码王将并行线上线下两方面的业务。“因为用户群是有分类的,有一批用户认为,教育就应该有线下的场景,而有少量的用户会以便利性为优先考虑,倾向线上课程。”

当然,有着20年互联网和IT教育从业经验的王江有认为,小码王课程的成熟和师资的积累是布局线上的基础。

“课程不是同质化,而是差异化极大”

少儿编程的产品形态主要分为软件编程教学与硬件编程培训。软件教学指基于Scratch、Python、C++等编程语言给学生搭建可视化图形编程平台和代码编程学习平台等,配套编程游戏、 网页、动画、音乐等。硬件主要指机器部件,如机器人编程,电子元件等。业内一直认为,少儿编程教育的课程同质化是行业一大痛点。

但王江有却认为恰恰相反:“当前,少儿编程的课程不是同质化严重,而是差异化极大。”

王江有告诉亿欧,造成这样的误解是因为小码王定义了少儿编程的课程体系;此前虽然也有少儿编程企业教授Scratch课程,但是从小码王开始,才逐渐形成了从Scratch到Python再到C++的完善课程逻辑和体系。

据了解,小码王目前的课程包括四类:基于Scratch平台的趣味编程课,APP Inventor手机应用开发,Python,以及C++程序开发,前两类面向低年龄层的学生,高年级学生则可学习 C/C++、Python等课程。而这四类课程的设置在课程难度上,与小码王设计的“入门-提升-应用-竞赛”的课程体系相契合。

王江有认为,虽然大家都基于Scratch开发课程,但是小码王是将其作为工具,更重要的是借助它学习编程的思想,但是很多少儿编程企业只是为了教会孩子Scratch这一项技术,这就是完全不同层次的理解了,这也说明课程其实存在极大的差异化。

为了能够对少儿编程教育有更深入的理解,小码王于2017年12月成立了“小码研究院”。据悉,小码研究院的常设机构由计算机教育专家、人工智能专家、信息奥赛教练、少儿成长教育专家4人组成,同时会根据一线教研人员的反馈,研究全球少儿编程的理论、实践和体系。

目前,小码王的团队已经超过700人,其中有一半是技术和教学教研团队。

对于行业普遍认为的“师资缺乏”问题,王江有认为,以现在互联网和IT发展的情况,完全可以从容的找到足够的编程老师。“这里的老师指的不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学生,计算机专业毕业并不能代表会编程,而拥有项目开发经历的工程师才真正会编程。”

小码王对于师资的培养方式是首先寻找软件工程师,然后通过标签筛选出其中适合从事教育的,再通过为期一个月的强化培训、考核和淘汰,留下真正适合的持证上岗。

“这样做是因为小码王对于教育有敬畏,教育必须是有良心的、负责任的,要给孩子科学专业的课程和老师。”

少儿编程是一种思维方式”,培养的是未来人才

从当前来看,少儿编程教育有两个发展方向:素质教育和竞赛升学。但是,从长期来看,这两个方向并不矛盾,因为未来的应试和升学也会更多评估学生的综合能力,新高考的改革正是体现了这一点。

去年,编程被正式纳入浙江新高考,国务院也发布规划要求大力推广少儿编程教育。

随着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国家、学校和家长都逐渐认识到了编程教育的重要。今年教师节宣布将回归教育的马云曾说:“教育必须改革,否则30年后孩子将没有工作。”

“在未来,编程将是一个基础的能力。而编程教育是一门语言、一种思维习惯和一种表达方式的养成,适合从小开始。小码王正是通过少儿编程这个方式培养孩子面向未来的能力,以及提升孩子的创新力、想象力、探究式学习与批判式思维的能力。”王江有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