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12月16日,在素质教育行业第一垂直媒体睿艺举办的“2017ACE素质教育行业峰会”上,小码研究院院长王洋发表了“编程教育3.0时代”的主题演讲。


演讲重点:

 

►青少年编程教育的时代背景

 

►编程教育是培养创造者的最佳教育工具

 

►编程教育的三大难点

 

经典语录:

 

►编程语言是尝试用最少的规则解决掉最多的问题

 

以下为王洋的演讲全文:

 

大家好,小码王是这个最热的行业里的一家公司,我们是去年成立的,规模也特别小,现在只有15个校区,所以很多东西我们还在思考摸索的阶段。

 

今天分享的主题叫编程教育3.0时代,我是18岁第一次接触计算机,接触编程。我上大学的时候学计算机,我们班所有的人都不喜欢计算机,考试的时候大家甚至想办法到外面去买一段程序跟老师演示一下,结果因为大家不会开机,因为那段程序放在自动运行的软件里,你只要把电脑关了重新打开就可以运行,结果他们发现根本就找不到电源钮,从来就没有碰过。

    

我家小朋友每天想各种各样的想法把程序写好到我这里炫耀,让我去用他的程序。一个小朋友一个小时是写不出什么的,但是他曾经写过一个程序我一直玩到天亮。里面没有什么图形设计,界面也并不好看,但是想法真的好。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其实我们编程这件事真的在发生巨大的改变。

 

为什么会有少儿编程教育这件事?我有十年的时间在教大学生编程,那我们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让小朋友学编程,为什么他上大学了学编程不行了?实际上今天的青少年学编程一定是有几个因素造成的,社会在变化,这个社会是被信息技术彻底改变。之前很多专家在讲,信息技术、人工智能让很多人失业,其实每次变革都一定会有人失业,我发现信息技术最早失业的是小偷,因为偷到的钱包里面没有钱。我们的教育手段和教育思想在发生变化,社会在变化,技术在变化,教育手段在变化,从某种角度看一下我们的变化都有什么。


2.jpg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一个维度去看,中国在这三十年中最主要推动的那个点在哪里?第一个阶段也许有二十年,叫山寨社会,就是美国人、欧洲人造了个东西,我也学着造一个,我造得不如人家,但是价格便宜。所以这个社会的经济被这样推动着。我们关心这个山寨社会背后教育在里面发挥的作用是什么,为什么中国会有山寨社会的阶段?因为当时很多人即便你很聪明,你也没有机会去跟别人一样接受教育。很多人其实并不是笨,他们的学历不够,只好从农村跑到城市里面来打工,要的钱低,这是当时最主要的原因。

    

这十年大家很兴奋,说中国太牛了,高铁很厉害,歼-20很厉害,其实别人造了一个东西,我学着样也造了一个,但是我比别人造得还好。背后有一个逻辑,叫其实没有F-22就没有办法有歼-20。

    

我刚刚查了一个数据,说中国人工智能最厉害的是什么?是机器人。中国制造机器人的从业人员,设计的从业人员是美国的三倍,中国人工智能的从业人员是美国的一半,如果我们不比人口的总量,中国做人工智能最基本的技术和算法的从业人员,美国比中国多了13.8倍。我们看到中国讲所谓的人工智能,大多数都放在应用层面,中国不在最底层,不在算法,不在逻辑上做发明和设计,为什么中国今天是强山寨社会?因为中国的教育体系在努力地培养强山寨的人才。中国的教育一定是我给你一个大家认可的,即便大家不认可老师也认可的最终答案,你给我极其精确地复制到你的脑袋,所以大家总会看到那个笑话说,考试的题目叫“XX的月亮”,小朋友写弯弯的月亮,老师给打了个叉,说应该是圆圆的月亮。我们培养了大量的非常厉害的山寨性人才,其实是教育造成今天的结果。

    

中国这么再发展十年二十年,当中国把美国所有的东西都模仿了,假设美国国力衰败了,没有办法再重新创新那么牛的基础技术,中国凭什么再往前发展?这是我们面临的社会的问题,但是在这个变革过程中,小偷都失业了,每次变革都有人失业,都有人找到新的机会。在这十年二十年,我们看到其实这个社会也因为信息技术发生了分层,这个社会上出现了一种人叫做推动者。马云、马化腾,他们实际上虽然是照着美国人拿来的,但是他们整合得非常好,他们推动中国社会走到今天这个样子,但是我们在座的80%的人,我们实际上仅仅是受益者,我们每天用支付宝,但是我想大家一开始在下载支付宝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支付宝是用来做无现金支付的,我们以为它就是一个比活期存款利息高一点的理财工具,没有想到马云背后的逻辑,走到今天我们发现我们的生活太便利了,我们享受着信息技术的世界。

    

为什么我们不会去成为推动者?我们觉得我们做不到,或者我们觉得我们现在活得已经挺好的,我们享受就够了,但是我们为什么要让青少年学编程?我们希望他能从小学一二年级开始学编程,他就有可能成为这个世界的推动者。如果仅仅让他找份工作,他在大学学编程就够了。当然我不得不列举出来这个世界还有一些人是旁观者,比如我岳父岳母,我费了很大力气教他们用微信,他们仅仅在微信上出现了十天,然后就消失了,他们成为了旁观者,被边缘化了。

    

其实今天在这个场合下大家聊素质教育,我也在想为什么叫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我们希望孩子学这个东西,如果是语数英,我们希望他能把语数英的知识点拿到,考试的时候就可以加分,而没有一个家长在一开始的时候让孩子学围棋、钢琴、音乐、舞蹈,是为了让他成为钢琴演奏家、舞蹈演员,大家觉得让孩子学习音乐可以让他有艺术的气息,其实我们看到的全是背后的东西,我们怎么样能够培养出来背后的东西?我把编程教育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上大学的年代,如果你要想从事计算机,想学编程,对不起,你必须是一个考试能力非常强,学习非常好,你考上了一流的大学,在学校里面有这样的专业。学数据结构和算法,学计算机组成原理,学离散数学,学最基础理论的东西,因为他是为了培养科学家,培养理论研究者,在学校里面学编程吗?也学,但是那种语言出现的时候压根没希望它能成为商用化的语言,它是一个教学语言,也就是说在这个阶段学编程是一个附属的,为了学别的才学的一个技术。

    

后来这个社会上有大量的软件公司出现了,软件公司需要程序员,软件公司去到大学里面招人,发现基本上要重新培养的。而在这种社会变革的背景下,大学不做改变怎么办?社会上出现了一大堆IT职业教育机构,这些IT职业教育机构,他们尝试着用四五个月的时间快速地把一个可能原来是学医的,学建筑的,培养成软件工程师,他们不学数学算法,不学数字原理技术,他们只要守住一个技术语言,学到老,拿来能工作的程度就算成功了。

    

我家小朋友开始疯狂地学计算机之后,有一天吃饭的时候突然问了我一句话,他说爸爸,你的梦想是什么?都混到这个年纪了,还有什么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让你衣食无忧,能上一个好学校,如果将来你要出国我能供得起你,但是你知道吗?做家长不能说这个话,因为说这个话太普通了。你也不能说我要改变世界,这个太虚了。当时给我愁的,我心想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说你的梦想是什么?他说我觉得未来这个世界一定是程序的,我一定要学好编程,我用编程就能改变这个世界。我觉得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往后看二十年,每个人都会编程序。

    

我在杭州住了一个宾馆,我一进到宾馆里发现床头有个二维码,条件反射见到二维码就扫一下,扫完让我关注一个公众号,关注之后我就进去研究,我吃惊地发现里面第一项叫窗帘控制,第二项叫空调控制,第三项叫灯光控制,第四项电视控制,旁边有个情景模式,上面有我要起床了,点一下所有的一切都跟着动,太聪明了,然后我就尝试了一下。早晨起来我点了一下我要起床了,所有的灯光全亮了,窗帘也开了。然后我发现有一个自定义模式,我想没有几个人会这样干,因为太麻烦了。或者因为他骨子里不是一个程序员,你们知道程序不一定是在写代码,这也是在写程序。未来将分成了两种人,一种人是没有任何编程思维的人,买来一物件就去用它,一种人是有编程思维,买来一个东西觉得不方便就尝试改变一下。这是一个新的时代,每个人都会编程。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一个人跟我说,如果你不会开车,不会英语,不会用计算机就是文盲。当时心想扯,因为那时候会用计算机都是打字社的打字员,会开车的都是司机。一直到今天,不会英语,不会计算机真的就是文盲。二十年后我们说一个人不会编程就是文盲。

 

3.jpg

  

我们怎么让编程成为好的教育工具?刚才聊了编程很重要,但是我也说了,编程只是来培养其它品质的工具而已。我自己家有个小孩,很多家长来咨询我,说我家小孩怎么带,怎么培养?我希望他能学会什么?我仔细地想了想,用最简单的话说,你应该培养孩子什么?自律。所有所谓的创新、探索、学习能力,全部都建立在自律品质的这一个基础之上,而我们今天看到有多少家长每天晚上跟孩子的作业在搏斗,每天早晨跟孩子起床在搏斗。其实所有的这些东西,如果我们能够一开始把孩子的自律品质培养起来,那么与孩子搏斗就少了50%。那为什么孩子没有自律品质?原来是有的,被我们给磨灭了。

    

一个小朋友在三岁的时候有一个特别热衷的事,就是把一堆积木搭得高高的,然后把它推倒,这件事他乐此不疲地在做,很兴奋。为什么?因为在这之前他认为这个世界是二维的是平的,三岁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是立体的,把东西推倒这个过程,他觉得能够探索三维的立体空间,当然也包括扔东西,从高的地方往低的地方跳,可是家长不知道。家长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每次他把积木搭得高高的时候,夸赞孩子搭得这么高。其实孩子真正要的不是堆高而是推倒。可是家长如果老是说这个话,孩子就发现原来我把它搭高了妈妈开心,于是他就忘记了推倒这件事,他只关心堆高,更多关心外界对他的评价,他的自律就被扼杀掉了。


第一天张老师说编程、围棋、画画和音乐,她把这个分了两大阵营,一个阵营,编程和艺术能够快速地扩张,但是其实从教育的角度来讲,这两个东西是能够培养自律品质的,为什么?因为这两个东西是不需要别人评判的。编程的特点,如果你错了,你运行一下和自己的想法不一样就是不正确的。围棋是如果你错了那你就输了,如果你对了你就赢了。但是我们弹钢琴的时候你发现,很多人学不会,坚持不下去的原因是什么?枯燥,因为他练二十遍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提高了,需要有一个人在旁边说你弹得好了你才有动力。但是这个好不好是别人评价的,如果一直是别人评价他就没有自律了。当然我不反对小朋友要去学美术,要去学音乐,但是我觉得他还需要选择那些能够自我评价的兴趣和特长。

    

我们说编程是最佳的探究式学习工具。刚才很多人在谈论批判性思维,探究式的学习,其实这件事不新,已经有二百多年了,二百多年前人们就在谈论教育应该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们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因为我们受到了特别多的局限,我们要让孩子去探究,就意味着我要准备足够的材料,足够的环境,幸运的是编程是最简单的探究式工具。一个人如果只是一个程序员,他无论怎么搞破坏也不可能把电脑弄坏,他可以在里面做任何的尝试。我们跟小学一年级的孩子讲坐标系统的时候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我们不是给他下定义,我们就说这个地方填的两个数就是这个东西的位置。那我们随便填,我们填50、50,填完了之后看一下什么样子。再把50、50改成100、100,再看看是什么样子,这够了,他们已经感受到了。

    

编程,它是培养批判性思维的最佳工具。它一开始就是人发明的,人发明的那一天当时就犯了很多错误,因为当时的局限。后来人们发现这个太局限了,有错误了,于是就有了新技术。它的技术就这样一点点批判了原来的问题,然后产生了新的技术,再产生了新的东西,一路走到了今天,可是我们今天教育的问题是我们不给孩子演示探究的过程,我们只把最后的结果告诉孩子,这样是没有办法让孩子真正体会编程到底是什么,我们需要让他们知道发展过程。编程语言是伟大的哲学产物,一个人发明编程语言是尝试用最少的规则解决掉最多的问题并且还优雅,发明编程语言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小朋友家长,这是为什么?爸爸,为什么这棵树上有鸟窝?我说你没看见这棵树上有树杈吗?那为什么这棵树上有树杈?我说这种品种的树就容易有树杈。为什么这种品种的树会有树杈?他会一直在问为什么。如果小朋友问你为什么,你该回答还是不该回答?如果你不回答,可能他问为什么的好奇心就被你磨灭掉了。而如果你回答,对不起,你提供给他了一个科学权威,你限制了他的批判性思维。后来我就要求所有的老师,所有的家长在孩子问为什么的时候,必须在前面加上一个语式,我认为怎么怎么样,后面必须加上一句话,这是我的观点。你知道在这样回答了几个月以后,孩子会下意识在你回答完之后说,我的观点是什么。然后你会说,我认同你的观点或者我不认同你的观点。再隔上一两个月,孩子就会说,为什么这棵树上有个鸟窝?我认为怎么怎么样,然后我会说我认同或者我不认同。

    

其实我们特别容易产生一个科学的权威,我们特别容易告诉孩子说,你别问了,人家写这个编程语言程序的人就是这么想的,就是这么规定的,你这么照着做就行了,其实我们一直接受这样的教育,所以我们连怀疑的心都没有。

    

编程是特别容易获得成就感的工具,这个几乎不用我证明。但问题是,我们总在说,我们必须要让孩子有兴趣,从他的兴趣出发。但是其实我们真的不知道孩子的兴趣是什么,我们以为我们做了一个我的世界,领着孩子用程序模仿着做我的世界就有兴趣,这是我们的想法,其实教育本身这件事就是我们的想法。这个过程如果不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他凭什么一直有兴趣参与进去?

    

另外它是延迟满足的最佳工具。为什么不让孩子整天打游戏?游戏最大的问题在于它会一直让你处在兴奋状态下。一个小朋友如果一直沉迷玩游戏,他的兴奋值就提高了。

    

它是发展内驱力的最佳工具,孩子操作一个小人,走到一个障碍物前面被挡住了,老师说,你们知道吗?这个人是一个图片,那个障碍物也是个图片,凭什么能挡住?就这件事,所有的孩子都好奇了,都想知道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培养项目思维的最佳工具,养成严谨品质的最佳工具,编程学习本身真的不是学技术,不是成为一个软件工程师,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孩子的很多内在品质被培养出来了。

    

我们怎么能做到这个样子呢?因为知道这个东西很难,两百年前人家就讲建构主义教育,但是两百年过来了,发现没有几个人搞建构主义教育。孩子学编程过程中其实有三个难点,第一个难点就是课程设计的出发点是否是对的。我们的课程设计出发点是不是我们要培养软件工程师?要教他技术?甚至让他去参加信息奥赛拿到成绩?

    

教学团队的培养,这是我们觉得最难的一件事,因为我们所有的老师都是基于知识灌输出来的那些学生。有时候我跟我们团队里面的教师说,你们为什么成为不了好老师?因为当年你们是好学生,好学生是不能成为好老师的。他们说为啥?我说因为当年你们的老师也没把你们讲明白。可是你们是好学生,你们可以回去研究,不管多难你们看书查资料,最后你们理解了,当你们成为老师的时候,你们以为你们的学生也像你们一样能够花时间去把那个特别困难的东西去理解,他们做不到。当时如果你是一个差学生,你当老师的时候你就会怀疑,这个话我说完了,这帮孩子能听懂吗?然后他就成为好老师了,这存在于教育的惯性。

    

孩子个体存在巨大的差异,我们教大学生的时候发现没有这个困难,因为经历了中国12年的中小学教育,人都变成一个样子了。我们就按照顺序讲就行了。但是小朋友讲编程的时候发现,他们探索的欲望,理解的能力,动手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基于这三个困难我们还有一个想法,什么是教育?其实教育不是百分之百,教育是70%的天性加上30%的教育。什么是好的教育?就是70%的天性加30%教育,什么是坏的教育?就是70%天性减30%教育。其实我们很多时候在做70%减30%的事,所以我觉得要把这个产品真的设计好,我们真的需要知道这个孩子的天性和他这个年龄段对事情的理解能力。

    

所以我们真正的资产是认知曲线,我们把每一个小朋友在第一节课兴趣点在哪里,理解能力是什么,他觉得什么样的事情是非常困难的,第一节课什么样子,第二节课什么样子,一直到一年以后什么样子,两年以后什么样子,每一节课每一个小朋友都去收集,然后归纳出一个小朋友的认知曲线。一个孩子如果第一天给他50行代码,不管图形还是代码,他一定会疯掉,因为他能承受的只有25行左右。如果一个小朋友在第一节课遇到5个错误,他会觉得这个事我肯定驾驭不了,但是五年后有20个错误他也能接受,这就是认知曲线。我们现在只运行了一年半的时间,我们再运营五年,我们手里拿出来的,真正有价值的是我们知道孩子这个时候能学什么,我们以此来设计课程。

    

我们的第二大资产是教学团队,对小朋友的学习能力和经验的理解,我觉得一个老师是有成长过程的。一个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不论经历了多少好的培训,他关心的就是明天的这节课。前一天备课,第二天去讲,一个老师讲十遍课,他装的是这门课这一天两年的结构,他会运用经验在里面稍微做一些调整,讲三十遍这个课,他连孩子问什么问题他都知道,这样的老师越来越有经验,他成为了一个优秀的老师,但是作为一个培训机构,作为一个公司,我们需要把这些经验能拿到手,快速地让所有的老师有这个能力,像一个讲过三十遍的老师那个样子。

    

创立建构主义思维,这个太难了,因为所有的老师都是从传统的教学出来,一遍一遍地过课,希望他们拥有这种探究式的教学能力,同时我们希望他们对技术有特别深刻的理解,因为只有对技术有深刻的理解他才能够建立批判性的思维。如果他只知道1加上2等于3,他就不会跟他讨论1加2等于3背后的故事。

    

这个团队知道孩子个体的差异,首先我们承认的是他们天性存在差异。原生家庭的亲子关系对孩子有巨大的影响,这是我们现在主要的工作。原本学校的教育理念对孩子有巨大的影响,孩子过来上第一节课我们就能识别出来这个孩子是国际学校的学生还是传统的中国学校的学生。当问了一个问题,你会发现有的孩子一定是这样举手的,有的孩子是非常自由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么样设计出来每节课的任务,每一波学生进行分层的教学,提升老师分层教学的能力。

    

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在一个校区去做家长的育儿讲座,我们把有问题的学院抽出来,有专职的人进行一对一的沟通,我们尝试着把我们对学生的课程和要求延伸到家庭去,让他们能够因为我们这家机构,他们家庭会提供更多的高质量的陪伴,对孩子更多的爱和接纳。

    

最后花几秒钟时间回顾一下我讲的编程教育3.0。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应该学会编程的时代,我们的教育能够实施是因为我们可以大幅度地降低入门的门槛,我们有一些新的技术。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培养创造力的课程,而不是把它变成一个知识灌输型的技术类课程。我们尝试着打破编程语言之间的沟壑。我们认为一个小朋友一定要学很多编程语言,只有学两门以上的编程语言他才知道,设计编程语言的那个人他的想法是什么,他们的差异是什么,他才能够真正开始去思考这个技术是怎么来的。

    

编程学习只是一个培养他其它品质的工具,这是我们小码王青少年编程的认识,谢谢大家。

本文转自睿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