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的节点时间,似乎总有大事发生。


十七年前的尾巴尖,教育部发布了一项轰动一时的新政。


记得吗?没错,是小学英语普及,名字老长一串:


《教育部关于积极推进小学开设英语课程的指导意见小学英语课程教学基本要求(试行)》


当时,很多家长心疼孩子,


小小年纪字都不认得几个,平时用母语说话还想三想,


学啥英文呢?不是瞎折腾吗?


娘老子不都没嚼过洋文,照样混得风生水起养活一家人,


中国作为战胜国居然还要“低头”号召娃娃学英文,不像话,


又不用出国跟鬼子打交道,学什么甭学!



于是乎,随着这股“反英文”思潮,


“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的打油诗盛行,


学生在英文试卷上用中文议论公然表达不满,


甚至听说还有老师破格给了高分,


部分人抱着嬉笑看戏的态度,等着英语被挤出课堂。


然而,嬉笑随着时间凝固。


也许因为中国加入了WTO面临新形势,


也许因为中国要进行社会发展、经济建设,


英语站稳脚跟,坚定不移地陪伴我们,及我们的孩子走过所有读书的岁月。


甭管乐不乐意,他不是过客,成了归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原来课改争议的主角是英语,


现在,是编程。



今年年初,临近年关,教育部又发新政,名字仍是老长一串:


《教育部关于印发<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


学科课程标准(2017年版)>的通知》


这份文件的看点却不在名字,而在具体内容:


新课标新增一匹黑马——编程。


没错,就是原来的信息技术课“换瓢”了,


导致许多家长忿忿不平。



跟语数外等其他元老科目比起来,哟,学分可真不少。


虽然还叫“信息技术”,但比2003年版的课标,


降低了基本软件的使用要求,


(开玩笑,计算机都普及了谁家孩子不会基本操作呢?)


加强了编程、算法、人工智能的计算机思维要求。


具体研究什么呢?


二叉树、数组、链表、排序、搜索、回溯、递归、时空复杂度分析……


这一堆专业术语砸下来,


别说高中生,大学文科生都懵了,家长同志怒了,


刚考完期末的大学新生庆幸自己早两年高中毕业,


只有极少的计算机专业生顶着日渐上升的发际线意味深长地笑了。



其实,这项政策来得不算太突然,


政府之前就“用心良苦”地做过许多铺垫:


去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


指出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同年10月,教育部印发《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


给中小学生推荐了编程语言、程序结构算法、计算机思维素养,


明晃晃地提到要“为中高年级程序语言的学习打好基础”。


正如当初普及英语课程一般,


有形势和时代的要求,


有环环相扣的政策文件支持,


从某种程度而言,


中国推广全民计算机思维的雄心已定。


毕竟,面对未来建立在计算机信息技术的时代,


面对西方政府联手比尔盖茨等具有影响力的精英人物,


大力普及了中小学编程教育的形势,


中国孩子没两把刷子,毫无计算机思维能力,


怎么竞争?如何立足?如何引领中国腾飞实现中国梦?


同年龄的孩子,


别人能做到的,我们做不到吗?



抱怨归抱怨,但别轻易丧失对政策的信心。


心疼归心疼,但别低估孩子的能力。


开挂的人生,需要眼界、格局和投资。